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孙正聿委员提高高教质量扩大学生就业

发布时间:2019-10-13 03:24:01

孙正聿委员:提高高教质量扩大学生就业

2006年03月07日 09:23 来源:中国广播

主持人:收音机前听众朋友大家好,中国广播的友大家好,我是中国人民广播电台两会的主持人郭斯嘉,三月的北京春意融融,在一年一度两会的召开过程中,许多代表委员从全国各地赶到北京来,对国家未来一年的方针政策作出积极的献言献策,在今天我们为大家请到全国政协委员,教育部哲学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委员,吉林大学哲学基础理论研究中心主任孙正聿,听听他对我们两会有什么积极的建议。孙教授你好。孙正聿:你好。主持人:孙教授,温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要实施人才强国战略,加强人才队伍建设。但现在很多大学生又面临着就业难的问题。您作为长期从事教育工作的专家,您觉得这其中存在着什么样的问题?孙正聿:现在大家普遍关注大学生就业的问题,这次两会也是代表和委员共同关心的一个问题。我个人觉得大学生就业的问题涉及到许多方面,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是怎么样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的问题。主持人:您觉得提高高等教育质量当中,遇到的最难的问题是什么?或者说它的瓶颈问题在那里?孙正聿:我们现在谈到教育大家都知道有一个基本的战略思路,这就叫做普及基础教育,提高职业教育和提高高等教育的质量。在提高高等教育质量这个方面,它面临的问题也是非常多的,但是我觉得其中有三个问题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说在提高高等教育教育质量的过程当中,是应当着重思考和回答的。我想第一个问题,现在许多高校把提高高等教育质量,视为是如何提高他的学历教育。你可能都能知道,现在各个高校都在争取硕士点,博士点,乃至争取所谓一级学科博士点授予权。那么也就是说,我们现在不仅仅是属于教育部直属的重点院校,也包括省属院校都在争取硕士点,博士点,我觉得这是陷入的第一个误区,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我觉得,我们在高等教育当中,又把高等教育质量的提高,定位为所谓把大学变成一个综合型的,研究型的大学,那是不是所有的高校都要走综合型和研究型的道路呢?我想这是第二个问题。第三个问题,直接涉及到你刚才提到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我们培养人的目标究竟是什么?是不是把大学生的培养目标都定位为培养学者型的,专家型的人才,按照我个人的说法,我认为应该培养上得去的理论型人才和下得来的操作型的人才。我觉得在应对高等教育方面,这三个问题是值得我们思考的。主持人:大学生现在进入社会之后,常常会遇到工资一降再降,跟他上大学生高投入相比,让人觉得非常不平衡的,您觉得应该怎么样提高大学生自身素质,来增加他就业时候的竞争力?孙正聿:首先提高高等教育的质量,我想通过这样一个机会,把我前面谈到三个问题分别来说明一下。关于第一点,是不是所有的高等院校都要把自己的目标定位为追求高学历的教育,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里面存在两个方面,一个有没有这种必要,另外一个是有没有这种可能,我想我们整个高等学校,实际上无论在他的师资队伍上,课程体系上,教材体系上和他的学术传统上都是有非常大的差别的。前一段光明让我写了一篇文章,专门谈如何提高博士生的培养质量,这里面我提出了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既然要培养博士研究生,首先提出他要有导师,什么是导师?我说导师不是一般的教师,教师是教,导师是导,那么怎么导呢?我说他一要导学术,让博士研究生认同学术研究。第二叫导学科,使他能够对自己所从事研究这个学科有所理解。第三要导他的学问。所以这样的话,一个博士点,他要想能够真正培养出高学历博士,高学历的硕士乃至博士研究生有一个很高方面的传承。关于这个方面我说我们本科教育,硕士生教育和本科生教育是三个不同的层次,我们现在很多高校包括老师没有做到分清层次和分清认为。我有这么一个不成型的看法,我说本科教育是要激发兴趣,拓宽视野,撞击思维,提升境界,也就是说对于本科生来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主要是能够使学生对他所学习的这门专业产生兴趣,这就叫激发兴趣。在这个基础之上,拓宽视野,就是要拓宽他的思路,使他能够对于自己所学习的这个学科和对于我们的社会有更深的理解。最后叫提升境界,使他能够对于人生,对于世界有一个新的理解,这样的话能够表明他是一个说过高等教育的学生。在这个基础之上,硕士、博士应当提出不同的要求。硕士我叫做寻找理论资源,发现理论困难,创新理论思路,做出理论论证,也就是说硕士生阶段和本科生是不一样的,因为他以后要做他一个专业,专门的工作,所以他必须能够获得相应的理论资源。我还有一句话,叫做理科在实验,文科在文献,进入到硕士生阶段,他需要广泛寻找理论资源。再谈到博士生阶段,我把他叫做抓住基础理论,稳定研究方向,坚持独立思考,进行课题研究。我之所以在这里说这些,我是想回答刚才的问题,不是说落后的院校都应当把自己提高教育质量定位为一种我要有多少硕士点,我要有多少博士点,不是的。那么有相当多的院校应当把自己定位为,主要提高本科生的教育质量,我觉得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主持人:对对对,我也很同意您说的提高本科生的教学质量,包括杨振宁教授回到清华大学之后他也是从事最基础的物理教学,我不知道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您赞成这个做法吗?所有的教授都回到大学做最基础的教育,走到教育最基础的前线来?孙正聿:从我个人来说,我自己也有一个说法,就是大学和中小学不一样,小学我叫做描述层次,中学叫做解思层次,大学是反思层次,大学是一个科研的层次,没有大学无法进行很高层次的教学,所以大学老师要把他的精力投入到研究中去,一个真正有研究的老师,才有一个高水平的大学包括本科教学。所以这呼应我的第一个问题,我的一个想法,叫做师资力量的良性循环,也就是说作为一些重点大学,他提高高等教育质量一个重要的目标,是提高他的学历培养层次,他培养出来高学历的学生,充实到一般的院校里作为他的师资力量,这样的话使他一般院校的教师都有普遍的研究能力,而不是表现为他自己独立的培养所谓高学历的人才,通过这种方式来实现一种师资力量的良性循环,从而提高一般院校本科教育水平。主持人:温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高等教育要创新教育教学模式和方法,着力提高教育质量。孙教授,您觉得大学生这四年应该如何渡过呢?他自己应该在充实自己方面,包括配合高等教育改革方面,自己应该做一些什么工作呢?孙正聿:我这个也从两个方面来说,一方面我觉得,从我们整个高等教育的指导思想上,就是从培养人才的目标上,我自己有一个也是不成型的说法,刚才提到了,我叫做高等教育应该培养两种人才,一种我把他叫做上得去的理论研究型人才,另一种我叫做下得来的应用操作型人才。但是我们国家高等教育长期以来存在着一个最普遍的,也是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就在于他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既上不去,又下不来的知识存储型的人才,也就是说他们接受了自己本专业的知识,但是他没有培养出他进一步研究的能力,特别是他缺少去做实际工作的,应用操作的能力。作为大学生对自己提高的要求,我想应当和我们教育目标吻合起来,有一个自觉的定位。我是想做一个上得去的理论研究型人才,将来到科研机构,高等院校从事研究和教育工作呢?我还是使自己成为一个下得来的应用操作型人才,提高我的表达能力,交往能力,以及生存能力,这样使我获得了一种良好的人文教养,获得一种比较宽泛的教育知识,又获得适应社会的能力。所以我觉得作为大学生应该和我们教育目标也一个定位。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无论是作为我们高等院校,还是作为在高等院校读书的大学生,都需要对教育本身有一个新的理解,就是究竟什么是教育?为什么人们要受教育,特别是为什么人们要受高等教育呢?我刚才说到我是搞哲学的,按照我们国家哲学家冯友兰来说,教育作为一种社会遗传机制,它不仅仅是传授知识的过程,也是这个历史时代认同这个大学生的过程,所以他是一个双向认同的过程,因此我自己深切的感受到,我们现在大学教学的过程,应该做到既宽又窄,既虚,又实,窄有自己的专业,使他的知识具有很实在的内容。但是另一方面应用是比较宽泛的,他不仅仅包含我们政治理论课教育,思想教育,而且包含着真实的,广泛的人文素养教育,这样他又获得了一种比较宽的,看起来是虚的,但是当他走向社会的时候,他真正获得这个社会所要求他的,对于这个历史时代和文化的认同,能够作为一个有教养的现代公民而出现在这个社会上。现在大学生到外面去找工作,他除了要问你你究竟学什么专业之外,他更重要的是,我要来看看,你有没有一个很高的综合的素质,这是怎么获得的呢?是通过我们提高高等教育的质量体现的。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说,前一阵子上很热烈的讨论过职业教育的问题,就是说很多大学生接受了高等教育之后,他还要考一些什么认证,比如说微软认证和一系列的认证,您觉得这是不是也应该纳入以后我们高等教育改革的过程当中去?是不是高等教育改革也要加入这些实际操作型的课程呢?孙正聿:我这是妄加评论了,因为我刚才说我们整体教育思路是普及基础教育,发展职业教育,提高高等教育质量。这里面一个很大的问题是什么,我们在改革开放之后我们注重了教育,一方面我们注重了普及基本教育,使孩子们都有机会读书。而另一方面我们走高等教育大众化这样一条路,是高等教育在某种程度具有一定普及的性质,但是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我们淡化了,或者是忽视了职业教育,所以我们现在的思路是这样的,是三条道,如果按照三条道思考的话,那么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他是我们整个战略思路当中两个重要的战略符号,这也意味着我们有相当一部分经过了基础教育的孩子们,要通过走职业道路这条路,使他能获得就业机会。作为高等教育,我觉得不是这条路子,不是说他受过了高等教育之后,他再经过某种专门的职业训练,然后他能从事某种具体的工作,我觉得这种情况的出现和两个问题有关系,一个是我们原来没有发达的职业教育,另一个我们高等教育要改革,不是说受完了高等教育要进行职业培训,也是说我们高等教育培养需要改革,也就是我说要培养上得去的理论人才和培养下得去的应用操作型人才,但是不要发生一个误解,无论是我们职业教育,还是我们下得来的操作型的人才,他都应该灌注着广义的人文教育。你像大学里面不仅仅是接受现成知识,还是一种熏陶。我记得2003年,教育部评选首届百名国家级教学名师,我是非常荣幸代表一百名教学名师在人民大会堂发言,我其中有一个说法,我说教育不是传授知识,教材不是标准答案,教学不是照本宣科。我们把教育理解为传授知识了,把它简单化了,知识并不就是力量,知识只是力量的一个必要条件,并不是力量的充分条件,想要把知识变成现成的力量是经过高等学校完整教育体系熏陶的结果,所以对于你刚才提的问题我是这样想的,通过我们发展职业教育,使一大部分人直接获得了一种就业的渠道。对于经过高等教育大学生们,影响通过改革高等教育,提高高等教育的质量,使他们在毕业的时候,能够有更好的条件去从事适合于他们所做的工作。主持人:最后还有一个问题,现在很多大学生上了学之后,对家庭来说是一笔很大的支出了,很多大学生要通过助学贷款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的学业,您觉得在高等教育改革过程中,是不是把这个问题也会考虑进去,就是增加大学生就学的机率,在助学贷款方面,或者帮助大学生上学方面有一些什么样的考虑?提高高等教育质量改革这方面?孙正聿:这个问题也同样是很复杂的,因为首先对于高等教育在整个国民教育体系当中,应当怎么样处理他一些具体问题,这需要有一些政策性制定的。你比如说初等教育,我们现在正在确确实实实现他的义务教育,比如说不再收他的学杂费,不仅仅是西部,而且是全国的。高等教育就不是了,无论是在当代世界上的发展中国家,乃至发达国家,他都是属于一种收费教育的,这是所有高等教育共同的一种政策方面的行为。在这种背景下,我们首先大家有一种自觉,就是高等教育不是义务教育,既然不是义务教育,我们要使各个阶层的孩子们都能够有一个受教育的机会,这样需要有一些不同的渠道,包括贷款,也包括将来他能够有更多的机会进行勤工俭学。你比如说在国外一些高校里面,他都获得一些比如说作为助教,助研,或者其他的工作,使他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养活自己,就是他这种渠道是比较多的。主持人:感谢孙教授对高等教育改革提出这么多,这么好的建议,收音机前的听众朋友们,中广的友们,我们今天的广播就到这里。大家再见。

怎样开微店详细步骤
怎样开通微信小程序
小程序商城开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