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美利坚大魔王 第一九八章 溺死

发布时间:2019-09-12 18:57:28

美利坚大魔王 第一九八章 溺死

(谢谢好友一起说来啊和好友Chau534的月票,好友我爱羊羊的打赏~~)

凯瑟琳模仿着伊万卡的语调和动作,非常夸张,也看上去很逼真,说着说着,她自己都忍不住,扑哧一声,伏在穆青城的肩膀上咯咯娇笑起来。

穆青城搂住凯瑟琳,也笑道:“我很同情伊万卡,我现在只祈祷她在印度吃的食物,没有被印度人的左手碰过。”

“你真损!”凯瑟琳作出了呕吐的动作,不依的轻捶了下穆青城,随即却是讶道:“你带我来银行干嘛?”

穆青城淡淡道:“取些现金!”然后拿出卡,在自动取款机上取了两万美元。

凯瑟琳的美眸中一阵闪烁,问道:“接下来呢?”

“当然去吃饭,走吧,我带你去吃尼亚美的街头小吃。”穆青城把现金揣入口袋,搂着凯瑟琳向前走去。

“干不干净啊?”

凯瑟琳鼻子皱了皱。

“有我,别担心!”

穆青城信心十足道。

是的,他不仅有神识可以扫瞄,还有烛九阴之眼,食物里的任何恶心外来物都无所遁形。

两个人互相偎依着,漫步在尼亚美最繁华的街头,虽然热浪滚滚,但凯瑟琳心里格外的满足。

“咦?那个摊子吃的人蛮多的,我们去看看吧。“凯瑟琳突然向路边一指。

尼日尔虽然是个穷国,但尼亚美作为首都

,还不至于穷的吃不上饭,当地人以小米、高粱和玉米为主食,抹上调味品或配上干酪与脱脂牛奶便是一顿美餐。

当地因气候条件不产大米,所以大米专供有钱人食用,肉食则以牛羊肉为主,可可和咖啡是他们喜爱的饮料,鱼类也广受欢迎。

这个摊子以出售高梁面、烤玉米与烤羊腿为主,穆青城拿烛九阴之眼一扫,便摇了摇头:“不去这家,老板可能撒了尿没洗手,手上有尿素成份,我们再往前面看看。”

“你怎么知道?”

凯瑟琳惊讶的问道。

穆青城笑而不语,一连过了好几家摊子,总能说出不卫生的地方,比如锅里有死苍蝇,牛羊肉变质了,血管里面有寄生虫,调料里有老鼠毛等等,说的凯瑟琳都没了食欲。

“这家可以。”

走到尽头,穆青城一指,这家以烤鱼和烤玉米为主,顾客冷清。

凯瑟琳不满道:“我发现和你出来吃小吃就是个错误!”

不过话是这么说,还是与穆青城坐了过去,两个人点了几条烤鱼,几只烤玉米,两瓶从法国进口的啤酒,然后吃了起来。

讲真,鱼和玉米烤的外焦里嫩,汁水直滴,味道都不错,就是啤酒没法喝,这倒不是啤酒难喝,而是当地四五十度的高温,却没有冰柜,喝到嘴里是温的!

热啤酒实在是没法下口,无奈之下,只得就着矿泉水吃烧烤。

凯瑟琳并不挑惕,她非常珍惜不在纽约的日子,与穆青城有说有笑,让快乐留驻于每一分每一秒。

不知不觉中,一顿简单的晚餐结束,付钱离开之后,穆青城继续拽着凯瑟琳在街头闲逛,天也渐渐黑了,凯瑟琳终于问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穆青城悠悠道:“我记得某人好象说过,她全程不发表意见,只做个看客的吧?“

”哼,不说拉倒!“

凯瑟琳气不过,把脸别向一边!

穆青城却是道:”有目标了,快跟我来!“

整条路上,几乎没什么人,只有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黑人快步走向一辆尼桑两厢小车,车身沾满了泥污,正掏出钥匙准备开门。

“这家伙……”

凯瑟琳更加不理解。

穆青城拉着她走过去,伸手招呼:“嘿!”

“hat?“

黑人看了过来,不过目光更多的是在凯瑟琳身上打转。

穆青城笑道:”你好,我和我的女友打算自驾游去贝宁,我们需要一辆车。“

”你们想做什么?“

黑人立时现出了警惕之色,还威胁性的亮了亮那粗壮的胳臂。

穆青城摆摆手道:”你误会了,我们不是抢劫,而是买你的车,这是两万美元,你同意立马成交!“说着,就把那两叠崭新的绿票票掏了出来。

“什么?”

黑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这辆破尼桑,本来买的就是二手,又开了一两年,能不能值两千美元都不好说,现在这对男女却拿两万美元购买,是脑子坏了吧?

穆青城把钱递过去,认真说道:“你没有看错,今晚你很幸运,你是否要拒绝这份幸运?”

“不,不!”

这还用想么,黑人忙不迭的接过钱,一张一张的点,确定是真的,才交过钥匙笑道:“噢,您是个慷慨的人,从现在开始,这辆车就是您的了,我祝您和您的女友旅途愉快。”

“谢谢!”

穆青城微微笑。

“再见!”

仿佛生怕穆青城反悔,黑人揣着钱,一溜烟就跑的无影无踪。

凯瑟琳这才看向穆青城,寻思道:“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开着这辆车去使馆附近踩点,确实不容易暴露,但是你想过没有,如果皮埃尔真的死了,警方万一也找到了车,通过车未必不能找到车主,再从车主嘴里问出我们,以我们的外貌特征,是很容易辩认的。“

穆青城点点头道:”你的担心有一定的道理,不过我不会大意到用完还把车留着,再退一步说,即使法国情报部门神通广大,查到了车主头上,他也只会帮我们掩饰,说他的车被偷走,而不是被买走,这就是我付给他十倍价钱的原因,否则他的钱会被没收,我没有偷车而是买车,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凯瑟琳眼神亮了起来,笑道:”你还真是心思缜密呢,我们上车吧。“

两个人分别上了车,不得不说,这辆车确实很破,表盘蒙着一层灰,草席垫子是深棕色,变速拉杆粘着一圈黄胶带,根部的皮都开裂了,离合踩起来擦擦作响,给人一种风烛残年的感觉。

哼哧哼哧许久,车终于开上了路,约摸半个小时左右,穆青城把车停在了距离使馆百米不到的一个角落,在修为突破之后,神识也由五十米达到了一百米的范围。

相对于使馆,这个位置很不显眼,也是个安全距离,不容易被使馆注意。

“你停这里干嘛?”

凯瑟琳讶道。

穆青城淡淡一笑:“这个位置刚刚好,我可以观察到使馆,皮埃尔好象不在,这对于我们应该是个好消息,我们守株待兔,他只要回来,我们就动手,也许今晚可以回纽约。”

凯瑟琳看了看使馆,又看了看穆青城,她很不理解隔着这么远,穆青城怎么观察使馆,不过她没问。

时间缓慢流逝,凯瑟琳听着车载电台播放的舒缓音乐,倒也不急不燥。

一个多小时过后,穆青城突然低喝一声:“来了,我们过去拦着。“说着,便启动车辆,猛打方向盘,往回开去。

迎面一辆黑奔驰开来,狭窄的道路上,穆青城霸道的开在路中边,黑奔驰猛按喇叭,并无奈减速,但是穆青城一点让开的意思都没有,逼着黑奔驰停了下来。

车窗摇下,探出了皮埃尔的脑袋,咒骂道:“干什么,干什么,会开车么?”

穆青城回头笑道:“法国佬真把非洲当作自己的殖民地了,我下去,你来开。”

“嗯!”

凯瑟琳又激动又紧张,猛点头。

穆青城推门下了车,顿时,皮埃尔的表情僵硬了!

他认识穆青城,穆青城出现,显然意味着伊方索与拉乌拉行动失败,甚至已经被杀死。

“不!”

皮埃尔现出了惊慌之色,赶忙倒车,又手忙脚乱的按上窗户,却是迟了,穆青城电步窜上,手臂伸进窗户,一拳打在皮埃尔的脸上,当场打懵,随即拉开车门,钻进驾驶座,在提起皮埃尔的同时,以魔元封住经脉。

当皮埃尔被扔到副座上的时候,已经动弹不得了。

“穆青城,不,穆先生,你要做什么?”

皮埃尔的心底充满着恐惧,连忙问道。

穆青城阴阴一笑:“自然是要你的命!”

“不,你不能杀我,我是法国大使,你杀了我法国政府不会放过你,我发誓,我不再争夺铼矿,我也为我之前的行为向你道歉,我求你放过我……”

皮埃尔不停的哀求,不过穆青城根本不理他,把车调了个头,向着城外开去,凯瑟琳开车跟在后面。

一路上,皮埃尔还在喋喋不休,穆青城听的心烦意燥,索性又是一指点出,封住他的咽喉,这下说不出话了,车内除了发动机的低鸣声,终于安静下来。

可越是这样,皮埃尔就越恐惧,毕竟对方连自己说什么都不肯听,分明是必杀自己啊。

不多时,路边出现了河流,比较湍急,穆青城用神识一扫,水深在三米左右,正适合毁尸灭迹,于是转头一笑:“皮埃尔先生,祝你一路顺风。“

”呜呜!“

皮埃尔瞪大眼睛,喉头呜呜作响。

穆青城猛踩油门加速,随即把皮埃尔抓回了驾驶座,在推门之前的一刹那,方向盘狠打,车向河流冲去,然后才身形一纵,窜出车厢,后脚顺势一踢,把车关死!

“哗啦!”

黑奔驰坠入河里,穆青城也一个漂亮的空翻,站在了路边。

孩子不消化怎么办
给婴儿怎么用四磨汤
宝宝流鼻涕咳嗽怎么办
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