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大逆之门 第三百三十章 青铜器

发布时间:2020-01-17 03:18:52

大逆之门 第三百三十章 青铜器

【抱歉,昨天出门,住的地方居然没有络,又是个四周没有城镇的地方,所以断更了。】

虽然从根本上来说安争算不上一个燕人,哪怕没有重生他都不算是燕人。沧蛮山幻世长居城那种地方是世外之地,当然也不是什么桃园。幻世长居城有着来自四面八方的躲避战乱的人,安争都不知道自己是哪国人,从哪儿来。

可是不管安争是不是燕人,对于幽人的厌恶丝毫也不比燕人少。十六国之间无法调停的敌对,只有幽燕。

更别说对于那块圣鱼之鳞,安争势在必得。可是得归得,安争不想让人太过注意,真的让人以为圣鱼之鳞价值连城也就麻烦了。

无论如何,李先成被气的几乎吐血。三百万两银子的话已经说了出去,他往四周看了看,发现所有人都在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一瞬间就怒了。

“你他妈的耍我?”

李先成站起来,快步走到安争面前,这几个字是用最大的声音咆哮出来的。

安争耸了耸肩膀,继续嗑瓜子。

小丫头不烦抿着嘴儿笑,那样子倒真是可爱的让人想捏捏她的小脸蛋。

台上,那位叫做琳琅的女子声音清脆的说道:“这件东西现在就是李先成李爷的了,请李爷一会儿将银子结算清楚,我们会有专人把东西为你送到您的住处。在将东西安全的交给您之前,出现的任何问题都算我们檀隐楼的。”

“老子不买!”

李先成猛的一转身朝着琳琅喊道:“臭娘们!这个王八蛋和你们狗屁檀隐楼是一伙儿的对不对?就是合伙儿想骗大爷我的银子对吧?老子今天要是把这个钱给了你们,老子就是白痴!”

安争还是在安静的喝茶,一句话没说。

李先成大步走过来,一把抓向安争的衣服领子:“你他妈的这是想装死?老子先弄死你信不信!”

安争只是动作幅度很小的往后闪了闪,李先成的手就落了空。这个家伙的修为实在是稀松平常,所以安争确定他身边一定有了不起的保镖。不然以李先成这样的性子,能从燕国走了近乎万里到车贤国还活着简直就是奇迹。

李先成一把没抓住安争,脸色更差:“他妈的!”

他抬起脚一脚踹向安争的脸,安争又是微微一侧头,再次避开。

一些鞋底的灰尘掉了下来,落在安争面前的茶杯上。安争微微皱眉:“本不想和你一般见识,好歹你我都是中原人,给你留几分面子。可是,第一你不该骂琳琅姑娘,那般天仙一样的女孩子,怎么能辱骂?第二,你不该弄脏了我的茶,那是不烦姑娘亲手为我泡的,脏了她沏的茶,是亵渎。”

李先成怒不可遏,离开幽国以来还没有受过这样的气。若是换做别国的人也就罢了,可对方偏偏是燕国人,他说什么也忍不下这口气。燕国大将军方知己前些日子带着重器铁流火一口气杀入幽国境内一千一百里,数十座城池落入燕国之手。就好像燕人永远不会看幽人顺眼一样,幽人对燕人也是恨之入骨。

“我今天就不买了,不但不买这东西,还要弄死你,我倒是要看看,这车贤国里谁敢把我怎么样?”

他站在那怒吼,身后四个身穿蓝色长衫的人却始终都和他保持着很近的距离。李先成骂人的时候,这四个人不为所动,眼睛始终盯着安争。

看得出来,只要安争动手,这四个人立刻就会出手阻拦。

安争的眼神从哪四个人身上扫过,然后不由得一叹:“虽然燕人和幽人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仇恨,但是我依然忍不住有些替你们抱不平。你们四个都是军人出身吧,不管其他,我对军人始终抱有敬意,哪怕是敌人。骄傲的你们现在却成为这样一个白痴的护卫,我觉得有些不值。”

站在前面的那个精悍的中年男人脸色变了变,摇头:“请你们对我家东主放尊重些。”

安争:“我只尊重值得尊重的人。”

他看向李先成:“你为什么气急败坏?是因为觉得被我耍了,还是因为那三百万两银子对你来说拿不出?如果是前者的话,我没办法,那是你自己蠢,天生的,没得救。如果你要是银子不够呢,我倒是可以帮帮你。这样吧,我把三百两银子替你交了,你只需要说一声谢谢安爷就够了。”

安争往后靠了靠:“一句话,价值三百万两银子。”

李先成的脸都被气的发紫:“大爷我缺钱?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整个幽国,我要说自己穷,谁敢说自己有钱?”

安争忽然想起来了,这个人原来就是幽国那个首富之家的传人,后来因为燕国和幽国之间的战争让幽国损失惨重,幽王下旨让他捐出七成的家产,表面上应承下来,然后连夜就跑了。

“你也是个可怜人,算了。”

安争摇头:“幽王想霸占你的家产,你有家不能回,所以脾气不好可以理解。”

“呸!”

李先成怒道:“有家不能回?老子有的是钱,哪儿不是家?”

他从袖口里抓了一把银票拍在桌子上:“刚才你说什么,你说让我说一声谢谢安爷你就把那东西替我买了?大爷让你看看什么叫实力,你现在说一声李爷真有钱,大爷把那东西买了送给你!”

“李爷真有钱。”

安争连一秒钟都没犹豫就说了出来。

李先成愣了:“你......你他妈的怎么这样?”

安争抱拳:“李爷真有钱,李爷真有钱,李爷真有钱。”

连说三遍,然后他回头朝着琳琅姑娘喊:“回头把东西给我送到驿站就好了,谢谢。”

琳琅:“好嘞!”

李先成站在那,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安争这样的人,自己在对方面前不管怎么发火人家根本不在意,反而是自己一不小心就落在人家的坑里。说起来,他们李家也是无奈。庞大的家业传到他这一代就只有李先成一个传人,想选别人都不能。

李家的家业从传到李先成手里之后已经损失了四成,剩下的在李先成逃走之后,基本上也快被幽王收干净了。

安争本来以为李先成是幽国神会或者朝廷的人,想起她是谁之后反而不想为难这个人了。李先成确实蠢,白痴,废物,人也跋扈,凶但并不恶。所谓的凶,也只是看起来很凶。

“虽然我知道不可能,不过我代表燕国欢迎你。将来我燕国的大军再次踏上幽国的土地,我顺便俺帮你把被夺走的家产要回来就是了。”

李先成愣在那:“你他妈的到底是谁?”

安争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不想为难你,不然你早就残了。你若是有什么想出手的东西,也可以找我,我按照世面价格多一成给你。”

李先成指着安争:“给我把他打残了。”

那几个军人出身的护卫互相看了看,然后在四个角站住把李先成护住,逼着李先成往后退:“安公子,得罪了,我们告辞。”

安争抱拳:“虽然知道你们不可能站在燕国这边,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说一声,四位如果以后想换个地方生活,燕国天启宗随时欢迎你们。”

“天启宗?”

原本还在怒骂的李先成忽然愣住,喃喃道:“你是......天启宗宗主安争?燕国的护国公?”

他愣了好一会儿,脸色有些发白。

安争不知道自己的名气居然已经这么大了,连幽人都知道。他转身看了看,随随便便从石头堆里选了一块标价一万八千两银子的石头,然后随随便便抛给李先成:“最不济也是一块十几斤重红品巅峰的灵石,我不占你便宜。这东西实际价值比刚才你拍卖得到的东西高,拿去喝茶。”

李先成忌惮安争的名气,不过依然嘴硬:“你说有就有?!”

安争回头看向琳琅:“切了吧,银子我出。”

琳琅点了点头,有切石的师父连忙过来,小心翼翼的把石头切开,里面居然真的有一块十几斤重红品巅峰的灵石。十几斤重那么大一块,已经足够让人眼红了。红品巅峰,距离金品也只是咫尺之遥。

李先成的脸色变幻不停,最终长叹一声:“人都说燕国天启宗宗主安争少年英雄,十六国都算上也没有一人可以和你比肩,我一直以为不过是你们燕人自吹自擂罢了,今日一见,李某服气了。”

他让人拿了那红品巅峰的灵石,转身走了。

安争重新坐下来:“接下来还有什么拍品?突然之间不困了,继续?”

站在台上的琳琅楞了一下,对安争刮目相看。一开始她以为安争只不过是有些小聪明,现在才明白这个少年是深藏不露。随随便便选一块石头,认定了里面有红品巅峰的灵石而且连分量几乎看的都差不多,这样的眼力,纵然是檀隐楼的大掌柜也未必比得上。

安争见她没说话,懒洋洋的说道:“若是没什么拍品了,那我就只好去碰运气赌赌石头。”

琳琅这才反应过来:“安公子,你若是赌石,我怕就算是我们檀隐楼也会输不起。”

安争道:“那好,你还是说说下一件拍品吧。”

琳琅缓缓的舒了一口气让自己心情平静些,却忍不住又多看了安争一眼。安争绝不是那种细皮嫩肉面如冠玉的所谓翩翩佳公子,他的皮肤不够白,眉目不够俊秀,可是他看起来硬朗,帅气,还有一种挺拔的气质,最主要的是他眼神里那种不属于少年人的成熟,让琳琅觉得自己的心跳开始加速。

在檀隐楼这种地方,她见过的所谓青年才俊有多少?每天接触的都是大人物,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她觉得了不起。可是安争,真的让她觉得很特别。

“这是......”

琳琅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脸一红,连忙转移了话题:“接下来的这件拍品,来历依然不详,而且品级我们也没有确定。不过这东西,叫价十块标准重金品灵石。”

安争微微皱眉,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下面人已经疯了:“神经病啊,不确定品级,不知道来历,居然敢叫价十块标准重金品灵石。这所谓的标准重灵石,其实是按照折换银子算出来的。一斤重的金品灵石当做标准,所以超过一斤的哪怕是一整块,也按斤算,称之为一标准重灵石。

所以一块十几斤重的金品灵石,按照正规的叫法应该是十几块标准重金品灵石。

安争仔细看了看,然后眼神一凛。

那是一件青铜器

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预约挂号
彬县妇幼预约挂号
防城港那个医院看白殿风
江苏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岳阳白癜风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