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圣灵至尊传 第476章 试验

发布时间:2019-09-24 19:17:00

圣灵至尊传 第476章 试验

眼前这一幕出乎在场所有人的预料,其中,受到大震动的莫过于晟觪,他万万想不到,滕霍这个疯魔了的男人,竟然能够抵挡得住执法队的联合攻势,而且不仅是挡住,是直接破解了他们的阵型,将其中一人打伤,还是重伤,短时间内恐怕已再战之力了。

缺失了一人的执法队阵型明显力量减弱,显而易见的破绽直接展示在众人面前,现在哪怕是在场众位至尊圣灵师之中实力差的滕冀,面对这个阵型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的,这就是联合阵型的优diǎn和缺diǎn。

“看来这个人在圣域的地位还是不够高,他的权力有限,仅能调动玄级的执法队”看着威力猛然下降的圣域执法队的攻击阵型,玄非突然微微一笑,如此説道。

“的确是

圣灵至尊传  第476章 试验

!”芷风、玄璇、华悬都是轻轻diǎn头,赞同玄非的説道,站在那边的那位圣域使者看来的确是身份地位还不够高,这样一来,滕霍和断父子就有救了。

“玄级?圣域执法队一共分为几个等级?”雨枫微微转头看了不远处的晟觪一眼,毫不避讳的问道。

“天、地、玄、黄,一共四级,眼前这支执法队是玄级执法队,看似力量强大,实则也是脆弱不堪,一旦被人击败其中一人,这个阵型的威力就会大大减弱,而且就这些队员的能力,也法弥补阵型缺陷带来的不利,所以,我想他们很就会被滕霍击败了。”像是故意説给某人听的,芷风的声音并未放低,甚至是刻意扬高,嘴角还挂着淡淡的微笑,虽然不见嘲讽之色,但是説出话却是这般“刺耳”。至少是刺晟觪的耳。

芷风的话晟觪部听到了,他也不禁有性惊,这几位至尊圣灵师似乎身份来理都不简单,他们一眼就可以看出执法队的等级。甚至,在隐隐之间,他们并未将圣域执法队放在眼里,或者説,仅仅只是玄级执法队对他们根本毫震慑力?

可是也不对,虽然这几位的实力不差,但若是对上执法队,即便只是玄级的,他们也一样没有多少胜算,他们的自信究竟来源何处。是他们不为人知的特殊身份来历吗?看来,此次之事牵扯进来的人也不是那么简单,需要慎重处理才行!

刚才芷风的话,煐和琳都听见了,他们是晟觪忠心的从属。听见有人这样蔑视自己的主子,他们不可抑制的感到一股怒火升腾,然而,自己的主子并未因此而动怒,甚至连一丝不满都不曾表现出来,浮现在他眉宇间的是,对刚才那些人的理言辞的思考。

这就是自己的主子——晟觪公子特别的地方。论是褒是贬,只要对方説得对,他都能一概接受,将他人不管是挑衅还是建议都一并接下,然后再认真思索其应对方法,将原本属于别人的“东西”变成自己所有。

“嘭嘭嘭”天空中能量不断炸响。果真如芷风所言,缺失了一角的阵型其威力大大下降,已经困不住疯魔的滕霍,接二连三有圣域执法队的成员被他打落下来,即使另外一组的人会补上。但似乎也是于事补,越战越勇的滕霍就如一尊战魔,将阻挡在他面前的人部消灭,势不可挡!

“公子,请让属下参战!”煐单膝跪地,对晟觪请求道。

晟觪看了看天空上的战况,淡淡説道:“你去吧,不过记住,不要跟那个男人过于接近,如果攻击也尽量攻击他的四肢,那是他防御薄弱的地方,先把他的四肢打断,他自然反抗之力。”既是中肯正确,也是情狠厉的建议。

“是!”煐领命,纵身一跃,扑向空中,加入到围攻滕霍的行列之中,此时圣域执法队的人已经从一开始的十人增加到十八人,除却留下来看守滕泒的二人,以及被滕霍击败失去战斗力的三人,还有十五人联手与他交战,再加上煐,一共十六人。

可即便是以众敌寡,圣域执法队似乎也是拿不下滕霍,虽然看似占了上风,但是滕霍也不见多少落败之势,他是一个已经疯魔的人,面对如此众多的强敌,不仅不感胆怯,甚至是兴奋,不断地狂吼,战斗起来加疯狂,不知疲倦。

“以为人多就可以抓住滕霍?别説笑了,当初,滕泒为了抓住他可是足足牺牲了多昆城半数以上的至尊圣灵师,还是等到滕霍病发失智之时才能得手,现在的他虽然疯魔却实力大增,想要再次抓住他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至少就凭这些人是不可能的。”羽鏊嘴角含笑,状似漫不经心的説道。

像是应证它的话,“嘭”的一声,又一个圣域执法队的队员从天空摔了下来,身血迹斑斑,后背一大片皮肉都被撕了下来,几乎可见森森白骨,而且身上还有多处骨折,伤势也是颇为严重,同样丧失再战之力。

现在正是时机!

看见这一幕,玄非勾起淡淡微笑,抬腿走向晟觪,在他面前站定,抱拳説道:“这位公子,刚才我们所説的话想必公子也都听到了,其实这人也是一个可怜人,即使他也有错,可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却不是他,不知公子可否看在他已是一个疯疯癫癫,或许已多少时日可活的可怜人的份上,就此放他一马呢?”

这算是给了晟觪一个台阶,毕竟现在的战况任谁都看得出来,再打下去,即使后能够将滕霍擒住,可是圣域执法队的成员至少也要牺牲过半,而且滕霍并非真正的罪人,为了抓住他而付出如此代价是否值得,相信晟觪心中也是有所犹豫,玄非只是顺势説几句实话,相信晟觪会明白,也会接受的。

果不其然,晟觪深深看了一眼眼前一派温文尔雅的男人,又再看了看天空的战况,即使自己的亲卫,煐也加入战局。可是局面看起来并没有好转多少,滕霍依旧是那么狂猛,不见出现半分疲态,这样的他。已经疯魔的他,真的有必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去抓捕?

算了,正如这个男人所言,滕霍也只是一个可怜人,倒也不是不可以就此放过他,不过晟觪淡淡开口:“谁能保证他从此不做作恶,不会再伤人,不会变成另一个加棘手的吸血魔?”斜睨了一眼玄非。

玄非淡然一笑,“在下自当负起这个,这位公子大可放心。”由始至终。即使明知对方来自圣域,为圣域监察天下的使者,但是玄非就是不曾言明,揣着明白当糊涂,反正像他们这类监察使的身份都是不可以轻易暴露。大家就谓説的那么清楚明白了,一切意会就好了。

晟觪嘴角含笑,淡淡问道:“那么敢问先生,现在先生打算如何?就算我们收手,先生是否可以将这个男人制住?”

“公子看着就行了。”一样是淡淡的语气,却隐含着比的傲然,玄非也是对晟觪回以一抹浅笑。只是其中诚意略显不足。

“两位,帮帮忙吧”

“没问题!”芷风薇笑着diǎn头,而华悬的回答则加干脆,“咻”的一声,人已经蹿上天空中的战圈,“嘭”飞起一脚直接踹向滕霍。

“魔斗士?好的速度。这个魔斗士似乎不简单”晟觪瞳孔一缩,就见飞身加入战圈的华悬一脚踹向滕霍,疯魔的滕霍在战斗时是不会躲闪或是回避的,他只会正面迎上,面对华悬的飞踹也是如此。

然而这一次。他那强悍的**似乎也抵挡不住了,“嘭”的一声,滕霍整个人被踹飞开来,紧接着,一道七彩光芒疾射而至,被踹飞的滕霍就像刻意迎上去一般,一下就被七彩光芒射中,“啊”一声怪叫,双手抱头,似乎异常痛苦,身体笔直从天空坠了下来。

“时机刚刚好”玄非扬起一抹微笑,“咻咻咻”接连射出数根银针,例虚发,部命中掉落下来的滕霍。

“嘭”滕霍重重摔在地上,正好摔在阎等人的不远处,众人吓了一跳,赶紧后退几步,不过,摔在地上的滕霍并没有什么动静,他似乎晕过去了?

就在众人以为滕霍彻底晕过去的时候,“啊”他突然一声大喊,一个鱼跃从地面翻身而起,披头散发、又是满身的泥污,身上还插着好几根银针,一步三晃的站了起来,向着前面走了过去。

羽鏊看得清楚,滕霍后的注意力已经涣散,玄非射出的那几针起到了麻醉的作用,现在的滕霍已经要昏死过去了,但是,是什么令他依然在坚持?坚持站起来,坚持向前走去?

是那个孩子羽鏊一惊,滕霍的目标竟是那个孩子,急忙纵身一跃,挡在滕霍的面前,“住手,滕霍,他是你的孩子”

断身上也是流淌着滕氏一族的血脉,而且他是滕泒的直系孙子,在已经疯魔的滕霍眼里,断其实跟滕泒并任何区别,一样都是他意欲杀死的对象,羽鏊就是意识到这一diǎn,才如此紧张。

丧失神智,又被麻醉的滕霍其实此刻剩下的仅有一丝丝执念,他根本听不见羽鏊的话,还是摇椅晃的朝断走过去,阎和龙泽赶紧抱起断,就要将他带离,“放下断,让他过去”玄非的声音突然传来,“这是一个好机会,正好试试他还有没有一diǎndiǎn残留的人性,有没有治愈的可能”

这是要用那个与他血脉相连的孩子来试验他?晟觪看着一步步走过去的滕霍,心头不禁一紧,玄非的想法他明白,滕霍已经疯魔,已经不认得以往的人事物,他视了羽鏊就是好的证明,但是如果在面对那个孩子的时候,他本能的迟疑或是根本下不了手,那就证明他还是有残存的一diǎndiǎn神智。

只要他还有哪怕一diǎndiǎn神智,那就还有治愈的希望,而且晟觪也深信,既然那人敢于提出这样的试验方式,那他就一定有把握在滕霍真的对那孩子不利的时候,出手将孩子救下来。

看着滕霍一步步走向断,阎和龙泽等四人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紧紧揪着,憋足了劲,只要有一diǎn不对劲,拼着自己受伤的危险,也要把断带出来。

淮安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平顶山治疗癫痫病费用
宁夏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地址怎么走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如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