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966章 月夜下的贪婪

发布时间:2019-10-12 19:50:56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966章 月夜下的贪婪

夜深,人静。

月牙湾小镇在逐渐沉睡,孙氏族地北面一处嶙峋的山涧,小路被耸立的石壁夹在中间,形成一线天的小峡谷。

夜风微冷,数道人影藏匿在山涧后的石头后面。

最高的一处石头上,孙镇北依旧坐在轮椅上,一动也不动。

在他身后,有两名穿着灰色衣服的男子轻扶着轮椅,若是仔细打量,会发现这两人,赫然就是之前守卫在木屋门口的两人。

石头的另一边,还盘坐着陈帆,一动不动。

陈帆并没有在修炼,而是在静静等待孙镇北的钓鱼行动。

尽管孙镇北没有完全告诉他钓的是谁,但结果并不难猜测。

只是让陈帆有些意外的是,孙镇北并不是单独和他一个人,他带了足足十个人作为护卫,这些人行动如风,静立无影,清一色的都是好手

不管这些人在防卫谁,陈帆都明白一点,孙镇北同样在防备着他。

不过陈帆并不会傻傻的戳破这一点,一则是他不在意这些人的身手如何,他相信,以自己的身手,这些人根本对他造成不了威胁。

再则是孙镇北能最大程度的信任他到这样的地步,已经是进一步的妥协了。

引狼入室的人,是孙尚文。

时间一点点的在流逝,农历初八的月亮,上升的较快,子夜十分,已是皓月西移,银光泼洒在东头,孙镇北藏匿的人,在背光的西面山头。

所有人都没有发出声响,一切都仿佛是一场空等。

陈帆不想再浪费等待的时间,开始默默运转体内真气,缓缓修行。

忽然间,他睁开眼,看向下方笔直的小路,又往东头那边看了看,眉头微微皱着。

几秒后,闭目养神的孙镇北也有所察觉般地看向下方的小径,他身后的人顿时呼吸变得越加微弱,连陈帆都不易察觉。

‘想不到孙家居然有这么多高手。’陈帆暗暗吃惊,同时,他也有些惊讶,像孙尚文这样的野心家,居然没有掌控到这股力量,孙镇北才是一只厉害的老狐狸。

嗒!

嗒!

嗒!

脚步声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急促。

月光下,穿着一件黑色风衣的孙尚文出现在陈帆的视野里。

陈帆下意识地看向孙镇北,只见孙镇北仅仅是抬了一下眼皮,并没有任何表示。

“孙尚文果然还只是鱼饵吗?”

陈帆暗自猜想,不过他很好奇,似孙镇北这样人老成精的狐狸,看见自己家的孙子来窃取自己的东西,会是这样的心情。

陈帆乱想间,孙尚文已渐渐靠近一线天的位置,他意外地在陈帆下方停了下来。

陈帆以为孙尚文发现了什么时,他却伸出手,在左边的石崖上**了一下,又在右边的石头上停顿了很久。

陈帆这才注意到左右石崖上,都用侉依族的文字各写着两个字,陈帆并不认识这些字,但从孙尚文眼神里出现的迟疑来看,应该是类似于家风警言的词语。

同时,孙镇北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盯着下方的孙尚文,目光有些复杂。

啪!

孙尚文的手拍在石壁上,他眼中的迟疑消失,走进狭窄的通道。

孙镇北微微抬头,凝视星空,缓缓闭上眼睛,苍老的脸上有失望之色,可随着孙尚文往里走得越远,他脸上的失望之色,变成了冷漠。

孙尚文已走到一处由特殊石块打磨堆砌而成的圆拱形状门口,他的手上,出现一把钥匙,没有任何犹豫地,孙尚文把钥匙插进了特殊的孔里。

轰隆隆。

沉闷的声音响起,孙尚文回头警惕地看一眼,消失在洞口里。

“太翁。”

身后的男子低声叫了一句。

“不急,等他出来。”

孙镇北的声音有些低沉。

一切又归于静谧。

但陈帆的目光,却从那个特殊的石门,移到离石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

对面的孙镇北觉察到陈帆的异常举动,循着陈帆的目光看去,他的瞳孔骤然一缩,无声地向身后比出一个警戒的手势。

约莫几分钟后,关闭的石门再一次缓缓打开,孙尚文从里面走了出来,与进去的时候不一样,他把钥匙插进了另外一个孔,并按下石壁旁边几个不起眼的按钮。

同时,孙尚文肋下多了一个古朴的箱盒。

陈帆忍不住好奇,开启透视眼,往箱盒里看去,下一秒,他的身体忍不住地轻微动了一下,因为,古朴的箱盒里,有一株他需要的药材——修炼六壬神功第五层锻神篇必备的凝魂草!

陈帆正思索如何得到这一株凝魂草的时候,一道嗷嗷的笑声骤然传来,只见藏匿在石门附近的那个人一下子从树上跃下来,站在孙尚文的面前。

“银老?”孙尚文脸上浮现出惊愕之色,下意识地往周围看了一眼,肋下的盒子被他紧了紧,“你……你怎么在这?”

“哦,夜晚睡不着,顺便出来走走。”

满嘴紅须的银长老一手捏着葫芦,似笑非笑的看向孙尚文。

孙尚文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额头却是微微沁出汗水,他把刚才开门的钥匙不经意地藏匿在袖子深处。

孙尚文并不傻,相反,他本身就是一个阴暗的人,银老在他打开孙氏库存后出现,难道仅仅是因为睡不着?孙尚文心里暗暗叫苦,却是冷静地道:“银老好兴致,对了,你们二老要的东西,我已经帮你们找到了,我们回去再说。”

孙尚文隐约猜测到一个可怕的结果,但他不敢多想。

可越是怕什么,就越来什么。

洪银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抬了抬手,“何必回去再看,我现在就要看看。”

“好……好。”孙尚文将肋下的盒子摆放在身前的手心,他要打开盒子时,犹豫了一下,“银老,为了您要的东西,我可是冒着被孙氏除名的危险,希望你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

“当然,当然!”

洪银脸上带着诡笑,有几分不耐,手一招,孙尚文手心的盒子,被他摄到手上。

“银老。”

孙尚文额头的一滴汗水滴落在地上,藏匿在他袖子里的钥匙,又重新被他捏在手心,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似乎在极力的思考。

啪嗒!

盒子的卡口被银老用手指卸开,他的手指要掀开的时候,停顿了下来。

“孙家主,麻烦把盒子给我打开一下。”

银老半眯着眼睛。

远处的陈帆见到这一幕,不由地有些冷笑。

狐狸和狐狸之间的较量,勾心斗角!

似银老这般人物,居然也怕盒子里隐藏着杀人的机关。

而对面的孙镇北,则是手捏得紧紧的,似乎随时都要发作,只不过在强忍着而已。

(本章完)

通化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巴彦淖尔治疗卵巢炎方法
济源治疗男科方法
通化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巴彦淖尔治疗卵巢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