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驭颜 180、最后的尾巴

发布时间:2019-10-12 23:39:47

驭颜 180、最后的尾巴

这都不算!真正令宁缨惊愕的还在后面。在她努力收敛存在感准备缩到一个无人的小角落里的时候,冷不防的,狐狸用神识欢喜地告诉她,“宁缨,我感受到自己那一块尾巴了!”

宁缨愣了一下,连行动也忘了,瞪大了眼睛望向笑面佛所在方向,木木地,“你确定……宝石在他们某一人……之中?”

狐狸肯定道,“气息很强大,嗯,应该,应该是在那个中间的人身上。”

中间,那岂不是是笑面佛本人无疑?这样一来,她看对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不会吧,最悲催的事情真的这样落到了她的头上!如果她按照与玉面狐的约定需要去夺回狐狸尾巴剩下的部分,必须要去虎口拔牙。宁缨怎么都没想到,那最后的一块,居然是在这么个棘手的人物手中。毫无疑问,要想从影社龙头老大手中抢回那种重要的灵物,恐怕难度不会低于刺杀他!

笑面佛手中有宝石,也是基本上可以肯定,这张脸根本是他虚构出来的假皮囊,这也可以反过来理解,为什么身边那么多人环绕的笑面佛,却始终没有人调查得到他的真实身份和背景。原来他和自己一样!都不是以真面目示人。

也许是感受到了宁缨的心绪,狐狸激动的情绪明显平静下来,不像上一次撞见温然,它甚至一句催促的话也不再提。

训练场上,宁缨直勾勾盯着笑面佛面部的同时,无意间引起了对方的注意。似笑非笑的中年男人眼神幽幽地扫了过来,在她的身上停留了数秒。

大意了。宁缨急急收回眼神却已经晚了一步,和笑面佛对视的那一瞬间,她只觉得嗓眼一干,浑身血液骤然变冷,促不及防地打了个寒噤,肩头微微颤抖。

还好笑面佛眯着眼睛安详地收走了眼神,视线又在所有学员身上游走了一圈。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最终满意地停留在楚允寒那里。

“成绩怎么样?”笑面佛搭在藤椅扶手上的手指动了动,开口问起。

楚允寒听闻,不急不慢地从宁缨手中拿过记录本。向着笑面佛方向大步走去。

通过手下将本子交到笑面佛手中。

楚允寒简单解释了一下:“反应、速度、射击的成绩已经出来,还有一项格斗还没有开始,需要知道现在的总分排名么?”

笑面佛随手翻了翻册子,很快又丢回给手下,“不用。等格斗成绩出来。”

并没有要走的意思,也是说,影社的龙头老大准备亲自坐在这里,目睹最后的比试。

楚允寒心领意会,讨过记录本后走回来丢给宁缨,随后组织起学员开始最后的比试。

这一轮格斗算是整轮考试中最精彩也是最残烈的一项。车轮战,两两空手对决。在没有任何动作要求规则的前提下,两人比试可采用任何方式,拳击、散打、泰拳、跆拳道……只有一方把另一方打趴下十秒内起不来便是胜利。

宁缨步步跟在楚允寒后面,随其在场中央来回进退。某个时刻对战双方打得狠了,一个拳头下去被击中方摔出好几米远,血液和着脱落的牙齿瘆人地向她的方向飞来。

她根本没有避开的经验,这血液便劈头盖脸地沾染上了她的手指和记录本,令她心口一颤,倒吸一口气,却又必须得强忍住不能表现出来。

宁缨此时根本不知道的是,笑面佛已经默默地在后面,将关注的重点从学员移到了她的身上,以微不可查的幅度皱了皱眉。

一半学员倒地被拖走。竞赛终于血淋淋地结束,每一个学员在龙头老大在场的情况下,几乎都用尽了身体里的爆发极限,恨不得在笑面佛面前多表现一分钟。

“好。好,好。”笑面佛突然沉闷地笑了笑,拍拍巴掌,“看来这一回胜负已分。”

楚允寒不动声sè地暗下递给她一块帕子。

他其实也没有想到这一回合的比试会惨烈成那样,从第一轮用蛮力和暴力赢得比试的那一组学员开始,局势愈演愈烈。他有些后悔带宁缨过来看了。况且,还有这么一个危险人物存在!说到底有没有怀疑起宁缨他现在也不好说,但是从刚才起自己有一种关于宁缨的不祥预感

不能心虚。宁缨暗暗给自己打了气,下定决心后,挺胸迈着稳步走过去。

既然笑面佛注意到她了,她现在最好的选择是趁此机会靠近他,先探一探宝石的藏身位置。

“这一位是?”待宁缨走过来,笑面佛问起身边人。

楚允寒挡在她前面回道:“从社里拉的小弟,临时喊他过来帮忙记录而已。”

再往下的解释,宁缨已经在大脑中编好了说辞,等着笑面佛发问。

谁知笑面佛根本完全不走他们想好的路子,而是忽然站起身,摆摆手唤来手下。

在注视的目光中,那群黑衣男子围簇着笑面佛离去。

唯独那名接受命令的手下留了下来,向她和楚允寒走近,淡笑着说道:“老大说你们辛苦了,中午由我们招待你们一顿,其他的事,边吃边谈。”

“我们?”确定?

“没错,是楚教官和这一位。”他肯定地看向宁缨。未完待续。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地址查询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看病价格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所在地址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看病费用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地址在哪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